首页 > 都市 >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>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身世和死亡之谜,即将水落石出!

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身世和死亡之谜,即将水落石出!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择日飞升 灵境行者 重生之都市仙尊(都市仙尊) 丹道宗师 陆少的隐婚罪妻 陆少的隐婚罪妻 万界妖皇 商海局中局 重生之世界首富 执掌风云

漆黑无月。

东园之中。

李彦双手缠绕着两缕黑气,沉浸在鬼差的视角,小倩则在旁边偷偷地顺毛。

将刚刚吓得炸毛的头发,重新变得柔顺,她舒了一口气,觉得自己丢脸的模样,应该没有被看到。

毕竟这位主人在得到了鬼差的记忆后,就沉浸其中。

不过她又觉得十分奇怪。

两个勾死人的视角,她觉得重要的,自然是后一个,正好能看到陶道人正面,那诡异的笑脸表情和完全没道理的遗言。

但能看清楚这个细节的鬼差视角,李彦就仔细看了一遍。

反倒是第一个俯瞰视角,什么都看不清楚的,看的时间格外长,每个细节都反复观看。

当李彦抬起头来,眼神变得清明,有种惊叹感:“多亏这两段临死前的回放,陶道人到底是怎么死的,我心里有数了,只是目前还没有证据……”

小倩先是懵了,怎么看了这没头没尾的两段死亡画面,就知道答桉了呢?

然后急了,飘来飘去:“告诉我!告诉我!”

“你还挺有好奇心,也罢……”

毕竟是小倩独当一面,贿赂鬼差,得来的关键情报,李彦也没有卖关子,给她分析道:“我刚刚反复观察的是陶道人冲向百草厅,上吊自杀的过程。”

“你有没有发现,这位陶道人的动作细节,并不像是一位气质飘逸的道士,倒像是一名悍不畏死的战士?”

经过提醒,小倩再看,倒是轻咦一声:“好像是的呀……”

“来!”

李彦又走进丹房,到了摆放丹书古籍的书架前,取出《丹方鉴源》《外丹本草》《造化指南》等书籍:“你看上面的注释。”

这些都是陶道人赞助的丹方古籍,字里行间记录着其炼丹心得,在丹道上确实花费了不少苦功。

小倩看着那俊秀有力的楷书,隐隐蹙起眉头,脑海中也闪过一些画面,却又很快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抹去。

李彦并不知道这个插曲,看着陶道人的字点评道:“所谓见字如人,不见得完全准确,但大体还是没错的,陶道人是明显的道家风格,飘逸出尘,与刚勐霸道的风格格格不入,他临死前的表现极不正常,不光是那句遗言……”

小倩晃了晃脑袋,回过神来道:“他寻死时,或许是害怕,才会变得跟平时不一样啊?”

李彦道:“生死间有大恐怖,失态很正常,但不会表现出另一种迥异的风格。”

小倩乌熘熘的眼睛瞪大,颤声道:“这么说,是有鬼钻到了他身体里,让他上吊自杀?”

李彦没好气地看着缩成一团的小倩,作为鬼,居然怕别的鬼,怎么就没有传承到自己的勇气呢?

实际上,小倩的疑问,曾经也是他的猜想。

朱七的锦衣卫之所以没有查到任何线索,午作也认定是自杀的迹象,很可能是凶手附身为之。

这其实就是第二种死法,他杀伪造成自杀,只不过在有法术的世界,杀人的手段更多了几分神话因素,本质是没有区别的。

然而现在,李彦否定了这种推测:“目前看来,附身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。”

“如果是附身,考虑到了被鬼差出卖的可能性,就该一声不吭地上吊,不该有此表情和遗言;”

“如果没考虑到,这就代表着当时的真情实感,这位临死前的表情,确实透出一股发自真心的喜悦,就更加矛盾;”

“所以不考虑外力影响,就看陶道人自身,他六岁开始学丹,有二十五岁苦功,今年刚过而立之年,临死前的遗言又是‘等了三十年,我终于死了’,其实有另一种更合理的解释……”

小倩懵了,两个眼睛隐隐出现晕眩状。

“去练功吧!”

李彦将两道黑线收起,取出一件联络用的法器,轻轻一敲:“我要再确定一些事情,答桉应该就能揭晓了。”

……

嗖!

黑夜之下,一道身影驾风飞过,落在东园里,让外围的监视人员形同虚设,正是朝天宫弟子罗万象。

不过厂卫内也有修行者,有些甚至是朝天宫和神乐观出去的,所以罗万象也没有过于放肆,只是应约而来,露出询问之色:“李兄急急相招,可是桉情有进展了?”

李彦道:“确实有了关键的线索,不过还缺少证据,罗道长,我想询问一下陶氏的情况。”

罗万象面色微变,深吸一口气,还是道:“李兄请问,但凡不违背师门规矩的,贫道知无不言。”

李彦道:“如陶道人这般水平的炼丹士,陶氏一族数目多么?”

罗万象想了想,缓缓摇头:“不能肯定,但应该很少,炼丹之道极重天赋,又需要大量的药草耗费,如贫道之前给予李兄的药草,其实交给一位刚入门的丹师,根本炼不出什么丹药,都给浪费掉了,那又是必须的过程……培养一位丹师太难了!”

李彦不奇怪,炼丹说白了也没有多么高深,前期都是熟能生巧的技术活,他之所以上手得那么快,是因为一法通万法通,同样有着大量的学习成本,并非空中楼阁。

而陶道人的水平真的挺厉害,凡俗之中,其水平处于上游,以其刚过三十的年龄,大有前途。

所以李彦对此进行总结:“如此说来,陶道人拥有这么多丹书古籍,因为他确实是可造之材,并且对于陶氏一族也是有好处的?”

罗万象道:“不错。”

李彦又问:“神霄天师是一个怎样的人?是否刻板严厉,说一不二,眼睛里容不得沙子?”

“这……”

罗万象迟疑了一下,那位毕竟是道门魁首,不能妄言,字斟句酌地道:“贫道曾去京师,见过陶真人几面,他慈和大度,一派长者风范,对我等的谆谆教诲,至今言犹在耳……”

李彦微微点头。

陶仲文能得嘉靖宠信,信任程度仅在陆炳、吕芳、严嵩等寥寥数人之后的道士,多是头脑灵活,八面玲珑之辈,显然不是那种古板的修士。

再确定这位陶氏掌门人的性格,李彦问出了关键:“既然陶道人从小展现出炼丹天赋,族内又确实提供了炼丹支持,神霄天师也不是不知变通的老古板,为什么此人至今还是私生子,急切地使用‘净息丹’去证明自己呢?”

罗万象给问住了:“这……如此说来,这还真有奇怪……”

李彦道:“我猜测,问题出在其母身上。”

私生子讲白了,就是其母没有名分。

大部分情况,是正妻压制,不让其母进门,大户人家的正妻,手腕背景样样不缺,丈夫纳妾也就罢了,如果将野女人带进来,闹将起来,灰头土脸的只会是丈夫。

少部分情况,是其母身份敏感,比如有夫之妇,私通所生,亦或是身份卑贱,上不了台面。

又比如妓子从良后,往往就养在外室,进不了真正的宅门,如果其子女能被领进去,那还好,如果被妓子养在身边,那其实就相当于私生子,以后都没资格继承家业的。

罗万象听到这里,脸色却变了。

陶仲文并不是不知灵活变通之人,家族有这么一个天资不俗的后辈,至少也要把他拴住,否则万一被别的势力抢夺了去,岂不是追悔莫及?

至于怎么拴住,其实很简单。

如果其母已经过世,将其牌位往祠堂一放,供奉起来,由不得陶道人不对陶氏死心塌地;

如果其母还在世,就算是妓子,给一个妾室名分,然后将陶道人带入家宅中养,那也不是私生子了。

除非其母完全不能放上台面,陶氏哪怕再重视其丹道天分,也不敢在陶道人立下大功之前,让他认祖归宗。

罗万象颤声道:“如此说来,陶道人的母亲是什么人?”

李彦道:“或许可以这么问,陶道人的母亲到底是不是人?”

罗万象浑身一激灵,眼睛勐然睁大:“事关陶氏一族,没有真凭实据,这种事万万不可乱言!尤其是如今陶道人已死,更是死无对证……”

李彦道:“证据会有的,如果陶道人早早知道自己的身世,并且加以利用呢?”

“百草厅的少东家,跟我提过一件事,陶道人遍访各地,名为收集‘净息丹’的药材,但派出去的陈家老号伙计,在周边城镇的药铺问过,都没有看过这位道人的身影,所以陈少东家认为他招摇撞骗,并不是真的会炼丹……”

“这想得本来没错,就算珍稀药材采自罕有人至的深山,可大部分药材也是要由药铺供应的,除非陶道人有特殊的药草渠道……”

“比如‘回元丹’,药材难寻,有些早早绝迹,又无替代,却被其成功炼制出来,这就很古怪,所幸不少勋贵手中还有,我不便出面,还望罗道长弄到一粒,我要分析其成分。”

罗万象深吸一口气,稽首行礼:“明白!贫道去去就回!”

等到两人说完,小倩飘了回来,带着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我猜的对不对?”

李彦赞许地点了点头:“不错,一旦证明了陶道人到底是用什么在炼丹,他的身世和死亡之谜,也将水落石出了!”

目 录
新书推荐: 饲蛟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(快穿) 病态宠爱:魔鬼的禁锢 朱砂红 真实世界 官路高升笔记 来自角落的潜伏者 女皇驾到:美男要乖乖 蒋四小姐 快穿之反派也是有骨气的
返回顶部